日前,在陕西西安举行的全国少儿图书交易会上,为纪念《没头脑和不高兴》问世60周年,浙江少年儿童出版社推出《没头脑和不高兴》荣誉珍藏版。1998年,《没头脑和不高兴》由浙少社出版,截止2016年4月,该书总印量已逾180万册。
《没头脑和不高兴》作者任溶溶是中国幽默儿童文学创作的领军人物,他的作品在轻松中见深刻,调侃中见精神,为广大读者喜闻乐见。1956年2月,任溶溶到少年宫给孩子讲故事,这一次,他讲了两个带着缺点长大的孩子的幽默故事。“没头脑”做事丢三落四忘东忘西,“不高兴”永远是让往东偏往西,把不高兴当口头禅。“没头脑”长成大人当了建筑工程师,没有把电梯画进图纸,300层的少年宫,要爬整整一个月的楼梯才能看到演出。“不高兴”长大成了演员,在演出现场,扮演老虎的他很不高兴躺下来被打死,于是没完没了地和武松对打——到头来,他们长大后还是“没头脑”和“不高兴”。通过这些夸张、出奇、惊险的际遇,让孩子们看到了他们自以为无关紧要的小毛病的严重后果。
《没头脑和不高兴》问世60年,依然深受一代代孩子们的喜欢,它的艺术感染力何在?“任溶溶是一位始终葆有童年精神的作家,与儿童读者往往具有一种与生俱来的、本能的、天然的默契感;他同时也是一位著名的翻译家,具有儿童文学的国际眼光和国际观,这一独特优势,使他对外国儿童文学中尤为强调注重的NONSENSE有一种天然的默契感和认同感。正是这两方面的优势,使得任溶溶先生的作品跨越了时代。因为这份纯粹性,《没头脑和不高兴》跨越了60年的时光。”儿童文学评论家孙建江表示。
为纪念《没头脑和不高兴》问世60周年,浙少社推出了《没头脑和不高兴》荣誉珍藏版。它收录了任溶溶创作的同名童话《没头脑和不高兴》《一个天才杂技演员》等7个经典短篇故事。同时,为了还原这部名著60年的历史面貌,插图选用了当年著名插画家詹同渲的精彩配图,还收录了詹同渲的儿子詹咏的精彩插图。同时,全书节录了1962年由任溶溶编剧、张松林导演、上海美术电影厂拍摄的同名美术动画片,以向任溶溶致敬。

中新网客户端北京5月23日电还记得那部经典动画片《没头脑和不高兴》吗?有这么两个小孩,一个总是丢三落四,叫做“没头脑”;另一个叫“不高兴”,脾气犟得很,让他往东就偏要往西……它的原着作者就是着名翻译家、儿童文学作家任溶溶。

图片 1

前不久,这位已经96岁的老人又出版了新书,就像他的儿童文学作品一样,风格依然风趣幽默。

20世纪五十年代中期到六十年代初期,当代儿童文学创作出现了一个繁荣期,涌现了一批优秀的儿童文学作品,童话方面有张天翼的《宝葫芦的秘密》、严文井的《“下次开船”港》、陈伯吹的《一只想飞的猫》、孙幼军的《小布头奇遇记》、任溶溶的《没头脑和不高兴》……现年97岁高龄的任溶溶老师还在为小朋友和大朋友们写童话故事,可谓宝刀不老,铸就了一个世纪的传奇。

是诗人也是翻译家

有人问任溶溶:您是从什么时候开始从事儿童文学翻译的?他回答:“只要晓得我女儿的年纪就好啦。”

任溶溶因为写作儿童文学故事知名,但许多人可能不知道,他还是一位出色的翻译家、诗人。

任溶溶原名任根鎏。1947年,他的大女儿出生,他为她取名“任溶溶”。喜得爱女,任老满心欢喜,他也特别喜欢“任溶溶”这个名字。1948年他翻译出版《列麦斯叔叔的故事》时,灵机一动,就署上“任溶溶”这个名字。自那以后,“任溶溶”这个名字就与童话有了不解之缘。所以他们家就有两个“任溶溶”,有朋友到他家找任溶溶,对方就会问他:你是找老任溶溶,还是小任溶溶?也因为“任溶溶”这个名字比较女性化,很多小读者给任溶溶写信,信封上常常写的是:任溶溶阿姨收,令任溶溶哭笑不得。

《安徒生童话全集》《精灵鼠小弟》《长袜子皮皮》……那些耳熟能详的译作,均出自任溶溶之手。2012年12月,他被中国翻译协会授予“翻译文化终身成就奖”荣誉称号。

从这么一件小事就可见任溶溶老师童心未泯若此。

图片 2

任溶溶生于上世纪二十年代初,从小接受中国传统文化的熏陶和洗礼,大学念的是中国文学,大学毕业论文做的是晚清四大小说家研究。可以说,他是一位地道的中国作家,他当然承续了中国文化的“载道”传统。可是在任溶溶的身上你却看不到那些纯文学教条的影子。他翻译了大量儿童文学作品,二十世纪五六十年代,中国国内翻译界大部分人都在翻译《牛虻》《斯巴达克斯》等革命作品。任溶溶擅长英文和俄文,又偏偏最喜欢翻译儿童文学,他因此成了全国少数几个专门翻译儿童文学的当家人。我们现在很熟悉的《木偶奇遇记》《洋葱头历险记》《假话国历险记》《彼得·潘》《长袜子皮皮》《夏洛的网》等300余种童话作品,都出自他的译笔,说他是中国翻译童话第一人,是一点也不过分的。

“任溶溶给孩子的诗”系列新书。浙江少年儿童出版社供图

新中国成立后,对于原创作品太少的情况,《人民日报》出了篇社论,希望文学界多写儿童文学,老舍等一批老作家们开始写一些儿童文学作品,情况才稍稍开始好转。在出版社无限渴求原创作品的背景下,任溶溶早期偶然的创作,竟然成为出版社趋之若鹜的佳品。

他的翻译风格简洁、流畅。选择译介的作品时标准很简单:得是经典的外国儿童文学作品,还得有趣、好玩。任溶溶自述,感觉最得意的一件事就是翻译了《木偶奇遇记》。而他翻译的许多儿童诗,在当时大受小读者欢迎,反复加印,成为影响几代人的阅读经典。

当时,作为出版社编辑的任溶溶经常要往少年宫跑,给小朋友们讲故事。他本来讲的都是翻译故事,没想到讲得多了,竟然自己头脑里也跑出了一些故事。后来那篇被看作中国儿童文学代表作之一的《没头脑和不高兴》,就在这样的情况下诞生了。

任溶溶自己也写诗,早在六十多年前就写出了《一本书的来历》、《大皮箱》等儿童诗歌,内容虽大多是来源于生活中的小事,但切入点极佳,特别能吸引孩子的好奇心。

任溶溶说:“角色都从生活中来,自己就是那个‘没头脑’,常常糊里糊涂的。不高兴嘛,我的孩子有点倔脾气,叫他做什么,他就会说:‘不高兴!不高兴!’有一次,在少年宫和小朋友在一起的时候,这个故事竟然突然自己就跑出来了。小朋友们特别喜欢,后来出版社也听说了,他们就让我写下来,我在咖啡馆里半个钟头不到就写出来了。”

今年,他又出版了儿童诗集《怎么都快乐》,收录100首任溶溶的原创诗歌;同时,儿童诗集《如果我是国王》也出版了,包含任溶溶翻译、精选的60首外国儿童诗歌,选择标准依旧秉承有趣、好玩的原则。

《少年文艺》的编辑钱景文听说了这个故事,约他写下来。当时版位也给他留好,截稿时间到了,任溶溶坐在南京西路著名的“文艺俱乐部”——上海咖啡馆里,半小时就写出了5000多字。上海美术电影制片厂的同志也找到他,希望把这个故事改编拍成美术片,任溶溶本身就是电影迷,有人肯把这个故事改编成美术片多好啊!所以当时马上答应了。

Author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相关文章